​​不想要輕易地,在文字裡註解下定論、投射,不想被讀出

我的字句,還是思緒。

常常觀察著一些人,在同個空間裡,越是淺白的笑越是佈滿雜訊

在耳朵和嘴巴之間,無聊的自大,漂浮的視線,無聊的價值,捍衛

自己的爭奪,無聊的比較,這些全聽起來

好自卑。
 

雜訊的穿流 ,在皮膚表層,經過,不觸動誰

但我聽到了。
 

這總是能傷害到我,我不願意不相信能有這些方式

讓他流血,讓生命逝去,他在哭,你聽到了嗎?

​這勢必會驚動些什麼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K. 0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