妳好嗎?
重新閱讀了一次妳在日本寄給我的明信片
突然強烈的想起妳
所以在這裡寫字給妳

但並未寄出去
 

總是擅長寫一些,不一定能傳遞給對方的文字
不適切的想念塞在腦袋,各個角落

話語留在這裡,留在這天的潮濕
軟爛的紙質,摸在指尖,像是才剛泛黃

而寄出妳的想念,之後呢?

所以才習慣這樣自問自答著,或其實不然?

會不會其實,妳正在解讀著

一個一個敲擊拼湊的字句、問句在妳的臉上
妳的臉亮白的,映在灰黑透出光的螢幕,停格在這裡
妳在哪呢?

我在哪呢?
 

按下快門,留住這一刻的陰雨綿綿,我在上海飯店裡孤獨的

但不是現在寫字的時刻
卻感覺相同的凝靜。




 

K.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042